汇集新闻、话题、名人、源流、文化、企业、族谱、寻根等资讯
弘扬倪氏文化,传承倪氏文明,组织宗亲联谊,促进宗亲和谐,打造综合性、公益性和服务性的倪氏文化交流平台。
导航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倪氏名人 > 历史名人 > “天医”倪涵初及其家谱

“天医”倪涵初及其家谱

作者:admin 日期:2021-11-09 分类:历史名人

作者: 镜湖月 

绍兴县湖塘街道古城村北首,有一座天医殿,供奉着一尊“天医菩萨”。殿后有一座坟墓,就是“天医墓”。每年到了“天医菩萨”的生日,绍兴城乡的善男,都纷纷赶到古城村来祭拜,并亲手替“天医墓”拔一拔杂草。据说替“天医墓”拔杂草不用多,只需拔一棵,就可保合家老少一年中无病无灾。 

      “天医菩萨”的本名叫倪涵初,本是绍兴管墅亭后人,生活于清代。他医术高明,行医一生,救治了无数重危病人。他活着的时候就被人们尊称为“倪天医”,死后更被老百姓尊奉为“天医菩萨”。人们虔诚地烧香膜拜,祈求他能继续为人们祛病消灾,保一方平安。 

在湖塘、华舍、柯桥一带,流传着许多有关“倪天医”的神奇医术的生动故事。 

      一、“天医”一针救母子 

       “天医”倪涵初是秀才出身,从小就酷爱医术,年纪轻轻就在乡里有了名声。但他并没有因此而沾沾自喜,深感自己的医术还必须进一步提高,为此他就外出访师求教。 

有一天,他打听到江苏有一位医界名流,名叫叶天士,擅长治疗时疫和痧、痘之类疾病,被人们尊为“大师”。他就不辞辛劳,千里迢迢前往江苏。几经曲折,他终于寻访到叶大师,十分诚恳地说明了自己拜师学艺的心愿。叶天士见他心地善良,求师心切,就收他为徒。 

倪涵初在叶大师门下学艺,做事十分勤快,学习十分勤奋。师父给人看病时,他在旁边写师父报出的药方。晚上躺在床上,他就逐一回想白天师父所诊治的每一位病人的病情,细心揣摩师父所开的药方,体会其中的奥秘。同时,只要一有空闲,他就潜心阅读师父家中所藏的医学书籍。这样,几年下来,他的医术大有长进。 

有一天,师徒俩应病家之邀,前去出诊。两人走到半途,迎面来了一支送丧队伍。队伍中有一名青年男子,紧紧地攀住一口黑漆棺木,边走边哭,十分悲切。倪涵初就向路旁观看的人们打听棺中死者的情况。人们告诉他,这棺中的死者,就是这名青年男子的妻子,因难产而死。 

倪涵初留神察看那口棺木,发觉棺底不时有一点点殷红的血水滴下来,他由此估摸棺中这名孕妇可能还没有断气。就对师父说了自己想当场开棺救人的打算。 

师父叶天士一听,倒抽了一口冷气,要知道开棺是对丧家的大不敬,是触犯律法之事。他就劝徒弟务必慎重,要三思而行,切勿自惹麻烦,自讨苦吃。 

可是,倪涵初看那青年男子哭得实在悲伤,令人一阵阵心酸,就决定冒险试一试。他迎头拦住了送丧队伍,要他们停下来,说是自己要当场开棺为死者救治。送丧的人们开始时都十分惊诧,都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,听错了。他们看看这位年轻人,又看看站在他旁边一言不发的叶大师,心想这话要是叶大师说出来,倒还有几分可信,可是这毛头小伙子懂个什么!送丧队伍中就有几个人气愤起来,骂倪涵初不知天高地厚,要他赶快滚开,别挡了他们的路。 

这时候,棺木边那位青年男子劝止了众人。他救妻心切,心想妻子反正是个死,让他试上一试也好,万一能够救活,岂不是一天之喜?于是他走上前来,对倪涵初抱拳一揖,说道:“这位先生,我就是棺中死者的丈夫。我妻子已在家停丧三日,尚且不见还阳。你要替我们开棺救治,可有十分把握?要知道万一开了棺而救不活人,使我妻子死后还不得安宁,你教我于心何安?――就是我妻家这些亲友,也断断不肯轻易罢休。”

倪涵初十分理解这位青年男子的心情,他这时决心已定,斩钉截铁地说:“你就让我试一试吧!万一救不活人,我甘当重罚!” 

这位青年男子听他说得如此坚决,心想他也许真的有把握,不由得十分高兴。他就说服了众人,当场打开了棺材。 

倪涵初仔细观察死者的情况,见她虽说已停丧三日,可是脸上却还没有转色,顿时心中又多了几分把握。他请青年男子脱去他妻子的殓服,只留下贴身小衣。然后,倪涵初从随身所带的医包中,取出一枚银针,仔细揣度了棺中妇人身上的穴位,把针往她心窝下三分的地方扎了下去。 

在场的叶大师和众人,都替倪涵初捏了一把汗。说也奇怪,这一针下去,只听得棺中先是妇人“哎唷”喊了一声痛,睁开了眼睛,起死回生;紧接着又传出了“哇”的一声婴儿啼哭声,一个大胖小子平安出生 了。 

倪涵初这一针,使母子俩都起死回生,在场的人们都惊呆了。那位青年男子更是欣喜若狂,他顾不上照顾棺中的母子俩,一下子跪在地上,咚、咚、咚,磕了三个响头,万分感激倪涵初的救命之恩,口中连声说道:“你莫不是天上下来的神仙?真是天医菩萨!真是天医菩萨!” 

在一旁的叶大师,此时不由得对这位徒弟刮目相看,他也奇怪地问道:“你怎么如此有把握,这一针下去就能救活这母子俩?” 

此时的倪涵初,长长地吁了一口气,他揩了一把额头上的汗,谦恭地说:“师父,当初我确实并没有十分把握。只是偶然在医书上看到过一则孕妇因婴儿摘心生难产而死的案例,心里猜度这棺中妇人可能也正因婴孩捏住了她的心房而窒息,实际上并没有真死。这一针下去,希望能扎在婴儿手腕上,让他松开手,母亲就能活过来。想不到竟然侥幸成功了。” 

师徒俩回到家中,叶大师就对倪涵初说:“徒弟呀,你的医术已经十分高明,再在我这里学艺,为师就有屈才之嫌了。你可以独当一面,回乡行医去了。” 

倪涵初再三说自己的医术还远远不及师父,恳切要求继续留下来学艺,可叶大师坚决不答应。万般无奈之下,倪涵初拜谢了师父的教导之恩,含泪告别师父,回到绍兴老家来挂牌行医。而他由此得来的“天医”名号,也有知情者传到了绍兴。此后,家乡人就都尊称他为“倪天医”。 

二、“天医”神药保太平 

萧绍运河通过阮社这一段河面上,有一座远近闻名的大石拱桥,叫做太平桥。这个桥名字义吉利,字音响亮,人人都说取得好。 

这个桥名是怎么来的呢?有人说是乾隆皇帝下江南时,来这段古运河上游玩时给取的;有人则说是跟“天医”倪涵初有关――倪天医曾在此桥头熬制神药,辟退瘟疫,救治百姓保太平,因此得名。 

倪涵初从江苏叶天士师父那里学医回来后,就开始挂牌行医。有老乡从江苏回来,说倪医生在那儿一针救活母子俩,被当地人称为“天医”。于是,从此以后,家乡人也都叫倪先生为“倪天医”了。倪天医的医术确实高明,什么疑难杂症都能治好,经他诊治的病人,差不多都是药到病除,所以他的名气越来越大。 

有一年,阮社这个地方闹起了一种瘟疫,村坊上接连不断地死人,几个村子一时间阴风惨惨,愁云漫漫。人们赶紧去请来了倪天医,求他辟退瘟疫,救治百姓。 

倪天医来到阮社,看到这里的悲惨景象,十分伤心。这里最近个把月中,几乎每家都死过人,村中哭声此伏彼起。他在村里到处察看,一时却查不出病源。 

一连几天的探查,都毫无结果,倪天医焦急万分。这一天,天很晚了,倪天医不得不回家去。他一路走一路还在凝神思虑。走到古运河上的这座大石桥边,他一不留神绊了一跤,竟然跌昏在地。昏昏沉沉中,一位白眉白发的老翁出现在他面前。 

“华陀神医!”倪天医不禁惊叫起来。原来他家中一直挂着历代名医的画像,其中就有三国时为关云长刮骨疗毒的神医华陀,所以这时他一见便认得。 

只见华陀对他说:“阮社村人所患之病,乃是因河水有毒而引起。这是因为村人们在捕鱼时,不分大小都要,几乎把鱼子鱼孙都捉光了,因此河神发怒,降灾于他们。” 

倪天医急忙问有何药可治。神医华陀拿出两包药粉,说:“这两包药粉,红颜色的一包叫‘清毒散’,黄颜色的一包叫‘太平散’。你把‘清毒散’遍撒在阮社大小河面,可以消毒;这‘太平散’则熬成汤药,遍施众人,其疾可疗。”说完,华陀就拄杖飘然远去了。 

倪天医从昏迷中醒来,身边果然有两包药粉。他也顾不得回家了,急忙折回村中,先告诉了大家这场瘟疫的起因,告诫渔民们以后捕鱼一定要抓大放小,万万不可一网打尽;然后一面叫人把‘清毒散’药粉撒遍河湖汊湾,一面连夜在他遇见神医华陀的这座桥边搭起一个草棚,支起几口大锅,熬制‘太平散’汤药,让人们拿了去给病人吃。 

这样日夜忙碌了几天,阮社几个村中的病人,不论病情轻重,全治好了,村庄又恢复了生机。人们万分感激华陀神医和倪天医,就把华陀在此赠药、倪天医在此熬药保太平的这座桥,取名为“太平桥”。又在桥头建造了一座“天医庙”,作为给倪天医立的生祠,岁岁祭拜。 

如今,这座天医庙还矗立在太平桥北岸桥脚边,与湖塘古城村的“天医殿”及“天医墓”一南一北,遥相呼应。 

三、“天医”巧计打怪胎 

八月秋高,金风送爽,正是探亲访友,游山玩水的好时光。久负盛名的柯岩,游人如织。 

柯岩在宋代就已成为览胜之地。到了倪涵初生活的明朝,“柯岩老八景”早已名扬四方。哪八景?一是东山春望,二是炉柱晴烟,三是七岩观鱼,四是清潭看竹,五是石室烹泉,六是南洋秋泛,七是五桥步月,八是棋坪残雪。 

倪涵初自从在神医华陀帮助下,扑灭阮社一带地方的瘟疫以后,“天医”的名气更大了,来找他看病的人,天天挤破门庭。他每天都清早忙到晚,十分疲惫。 

这一天,他下了下狠心,决定自己给自己放一天假,到柯岩去游览一番,放松一心。一大早,他在诊所门上挂上了一块“今日出诊”的小牌子,就往柯岩而来。 

到了柯岩,他先来到“炉柱晴烟”景点,观赏那高耸入云的云骨。这黝黑色的云骨巨石,上宽下窄,真如一蓬烟雾,拔地而起,盘旋直上晴空。接着,他又来到七星岩,游览了“七岩观鱼”、“清潭看竹”两处景点。之后,他来到游船埠头,想雇一叶乌篷,游览鉴湖,领略一下“南洋秋泛”的妙处。 

倪天医刚走近游船埠头,就有一个船头脑(船头脑,是绍兴人对“船夫”的俗称)边喊边迎了上来:“倪天医,倪天医,来坐我的船吧!” 

倪涵初一看,却是一个他并不认识的人,十分惊讶。这位船头脑自我介绍说:“倪天医,你每天接触的病家多,当然记不得那么多人。我就是阮社的章阿三,人们都叫我‘划船阿三’。去年全亏你拿来神药,治好了我一家妻儿老小的瘟病,大恩大德永世难忘。来来来,快上船,难得今天有这个机会,让我能为您老人家尽点力。” 

听划船阿三这么一说,倪天医这才想起来了,去年阮社那场瘟疫中,划船阿三家也是得病的人最多,病情最严重的几户人家之一,他的老父、老母、妻子和独生儿子都得了病,躺在床上奄奄一息,全仗着神医华陀施舍的神药救了性命。他一边走下划船阿三的乌篷船,一边问道:“你们一家子近来都好吧?” 

  “好!好!全靠您老人家相救,全托您老人家的福。” 划船阿三喜孜孜地说着,起了竹篙,划起桨,小舟悠悠向湖心荡去。 

秋高气爽。远望南洋两岸,山上枫树叶“霜叶红于二月花”,湖岸边乌桕树叶,霜后也是树树火红,岸边山上相映成趣,“南洋秋泛”之美景果然名不虚传。 

小舟依然慢悠悠地荡着。忽然,倪天医急切地叫了起来:“阿三师傅!阿三师傅!快!快划近岸边去!” 

划船阿三不知出了什么事情,立即把小船划近岸边。只见倪天医指着正在岸上走的一位孕妇,对划船阿三说:“阿三师傅,你看这个孕妇有没有异样?” 

划船阿三定睛细看了好一会儿,说:“我看不出有什么异样。” 

  “哦……”倪天医沉吟了一会儿,说道,“阿三师傅,你肯不肯救人一命?” 

  “怎会不肯!” 划船阿三不假思索,脱口而出。 

  “如此甚好。只是你要准备受掉冤屈,吃点苦头,不过我一定保证你平安无事。”倪天医说。 

  “天医,你说吧,要我做什么,我一切都听你的。” 划船阿三十分爽快地说。 

  “那好吧。你现在就上岸去,抱住这位孕妇,轻轻地摔她一跤,记住,用力切切不可太重。” 

划船阿三把乌篷小舟拢了岸,上得岸去,快步走到那孕妇身边,一把抱住她,把她轻轻地摔翻在地。 

  “你……你这畜生要做什么?”那孕妇的丈夫猝不及防,一开始根本反应不过来。待到清醒过来,立即一把扭住了划船阿三。 

附近的游客中,有不少人都目睹了这一幕,都围了拢来,有的去搀扶倒在地上动弹不得的孕妇,有 的帮着孕妇的丈夫抓住了划船阿三,找来绳子把他捆了起来。 

当时柯岩因为游客众多,也有衙门捕快在巡察安全。这边的纠纷一开始,就有捕快赶到现场,立即把当事双方都带到了县衙。 

县官立即升堂问案。那孕妇的丈夫陈说了事情经过。县官听了大怒,把惊堂木一拍,喝道:“大胆刁民,怎敢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妇女!左右与我拖翻了这厮,先打二十大板再说!” 

划船阿三十分惊慌,急忙分说道:“老爷!老爷!,这不干小民的事,是倪天医叫小的这么做的。” 

倪天医的名气,满县无人不晓。这县太爷一听此事与倪天医有涉,觉得其中必有蹊跷,当下说道:“既如此……且把这厮暂时收监了。待看孕妇日后有无意外再说。退堂!”   

     再说那孕妇回到家中,当天夜里就觉得肚痛难忍,竟小产了。谁知生下来的不是婴儿,却是一大盆小蛇,把孕妇的家属亲友吓了个半死。内中就有年长晓事的说,看来是倪天医看出了孕妇的肚相有异,才叫划船阿三这么做的,看来不当怪罪划船阿三,反而应当谢谢倪天医和他才对。 

     那孕妇的丈夫第二天一早就赶到县衙,向县官老爷说明了情况,要求释放划船阿三。县官老爷听了,心中暗暗佩服倪天医果然医术如神,当堂释放了划船阿三。 

     那孕妇的丈夫把划船阿三请到家中,盛情款待了一番,还送了许多谢礼。然后又去到管墅倪天医家中,送上一块“医术通神”的匾额,再三感谢倪天医的救命之恩。 

     从此以后,倪天医的名气就更大了。 

     四、“天医”磊落贴告示 

     上面那个故事,说到倪天医智救孕妇。没多久,这件事就传遍了绍兴城乡,倪天医的神医名气越来越大,上门就诊的、约他出诊的病家越来越多了,连外县他省也有慕名而来就医的。倪天医的生意越来越忙,他自己一天到晚忙碌不说,他的妻子也累坏了。 

     原来,倪天医自己开着一家小药房,他妻子就是个专门配药的“撮药店倌”。(撮药店倌:绍兴俗话,即药店配药的伙计)丈夫的生意越来越忙,她自然也就跟着忙碌了。还有一件,他妻子除了做“撮药店倌”外,还要洗衣做饭管孩子,里里外外有数不清的家务事,都压在了她一个人的身上,真把她忙了个昏天黑地。 

     草有百草千花,人分三六九等。一般做妻子的,都盼着丈夫的生意好,自己就是吃苦受累也心甘情愿。偏是倪天医的妻子,却是个左脑筋――她吃不了这样的苦,成天想着怎样让丈夫的生意清淡下来。 

     有一天,来了一个女病人,生的是黄胖病,看过多少医生,都一些没有效验。倪天医给她仔细诊断后,精心斟酌,开了一张药方。 

     这女病人的丈夫拿了药方,到倪天医的妻子这里来撮药。时候已经是晌午,倪天医的妻子急着要烧饭,里面孩子又哭闹不休,她正没好气,偏偏这女病人的丈夫又催着她赶快撮药。她一把抓过药方,胡乱撮起药来。她一边一味味配着药,一边想:“我何不在这个病人的药里放上一点砒霜?只要死不了人,让她上吐下泻折腾一番,坏坏丈夫的医名,让他的生意清淡一点,自己也好轻松一点,岂不是好?”这样想着,她果真在这个女病人的三帖药里,各加了一点砒霜。 

     这个女病人把药拿回去煎服,果然又吐又泻,折腾得死去活来。病家正要去找倪天医评理,却意外地发现,经过几天的上吐下泻,妇人的黄胖病竟然痊愈了,病人一家都喜出望外。 

     一天,大病已愈的这个妇人与她的丈夫一起,来到管墅倪天医家,登门道谢。倪天医听他们说了病愈经过,心中却暗暗犯疑,心想自己药方中,根本没有吃了会上吐下泻的药,莫不是……他不敢想下去,只是含糊答应着,打发走了这对夫妇。 

     晚上,照例是倪天医夫妻俩难得的空闲时间。往常,妻子在油灯下盘帐,倪天医则在一旁看看医书。可是今天倪天医根本无心看书,他板着脸,厉声喝问妻子:“你这混帐妇人,你是不是在那个黄胖妇人的药里加了砒霜,害得她上吐下泻?” 

     他妻子被倪天医一语说中了关目,顿时哑口无言,低着个头一声不吭。倪天医一见事情果真如他所料,心里更加来气。他斥骂道:“幸亏你放得少了一点,病人只是上吐下泻了几天,没有性命之忧;如若再多一点,吃死了人,岂非闯下大祸!你……你莫不是想害我坐牢不成?” 

他的妻子又羞又悔,低声说:“我……我……我并没有要害死她的想头。我……我只是想让她难受一点……我只是想让你的生意清淡一点,让我们夫妻俩都能轻松一点……” 

     “糊涂!”倪天医气愤地喝斥,“幸亏是这个黄胖病人福大命大,让你歪打正着,吃了砒霜反而治好了病。否则……否则……这后果不堪设想。” 

     第二天,倪天医诊所的大门上,贴出了一张白头告示。(白头告示:绍兴俗话,即没有官府印信的告示)过往行人都围拢来看。有那识字的念出告示上的四句话: 

家有不贤妻, 

砒霜当药医。 

还有十年运, 

有病赶快医。 

     人们听了这四句话,都莫名其妙,但大家都知道倪天医为人光明磊落,一向来眼睛里揉不得沙子,告示上的话一定不会有假。 

     这告示上的四句话四处流传,倪天医的生意反而更忙了。不过倪天医也体谅妻子的苦衷,雇了一个伙计来做撮药店倌,让妻子能有更多时间料理家务。 

     五、“天医”舍己助寡妇 

     倪天医家里也有几亩田。他的“田邻舍家”(田邻舍家:绍兴俗话,即相邻田块的主人家)里面,有一户是寡妇,娘儿俩相依为命,生活十分困难。这寡妇家刚巧也住在倪天医家隔壁,倪天医看她娘儿俩生活清苦,时常接济她一些钱米。 

     阳春三月的一天,倪天医应人之邀,到邻村去给人看病。看好病回来,已是下午。走到半途,他忽然想起已有好久没有到自家田里去看过了,不知今年田里所种的油菜长势如何,他就信步向自家田里走去。 

     春风徐徐,阳光明媚。三月的田野,金黄的是油菜花,紫色的是草子花,(草子:绍兴俗称,即紫云英)里黑外白的是蚕豆花,还有各色各样不知名的野花。倪天医一天到晚在诊所里忙碌,很久没有到野外来,此刻真是心怀大畅。 

     倪天医走近自家田边,看到他家田里的油菜也长得很好。金黄色的菜花盛开,田里象铺上了一大块金色的地毯,又象落下了一大片金色的云霞。他目不转睛地看了好一会儿,高兴极了。 

     他的目光移向旁边寡妇家的油菜田,却一下子呆住了。你道为何?原来倪天医看到寡妇家的油菜田里,正有一大群人在肆意践踏,金黄的菜花在他们的脚下呻吟,已有一大片油菜被糟蹋了。 

     倪天医走近前去一看,原来这群人都是村里的二流子和无赖。他十分气愤,就高声喝阻他们。内中有一个小混混,一边踩踏一边嬉皮笑脸地说:“倪天医,你来管什么闲帐?谁叫这小寡妇不肯和我们大哥睡觉?就要给她一点颜色看看!” 

     原来是这么回事,倪天医听了更加气愤。他想如果强行喝阻,自己肯定不是这班人的对手,反而要吃眼前亏,怎么办呢?他急中生智,指着自家的油菜田大声说道:“你们这些混帐东西,怎么踩到我的田里来了!小寡妇的田,不是这一块吗?” 

     听倪天医这么一说,这些小混混全都停止了踩踏,疑疑惑惑地走上田埂。内中有一个年纪稍大的,喝骂一个小混混说:“你这混蛋!你怎么一口咬定这一块田是小寡妇家的?如今踩的是倪天医的田,这多难为情!”他一边向倪天医赔礼道歉,一边喝叫这班人到倪天医指点的那块田里去踩踏。 

     这班人都涌到倪天医家的田里,当成寡妇家的田使劲践踏起来。倪天医看着这么好的庄稼被他们踩得不成样子,心里气极了,可表面上还得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。过了一会儿,他走到那个好象是为首的人的身边,劝说道:“这位大哥,你们践踏了这么久,也该出气了吧?看在我面上,就算了吧!” 

     这些无赖们踩了这么久,也已筋疲力尽了,一听倪天医的话,纷纷顺水推舟地说:“既是倪天医有话,这次就饶了她,只是便宜了这小寡妇。”说着,都骂骂咧咧地走了。 

     倪天医看着这么好的庄稼被他们踩得一塌糊涂,心痛极了。他同时也为寡妇家庆幸:如果今天自己不来望田头,寡妇家今年的油菜可真要颗粒无收了。这庄稼是寡妇家的命根子,油菜如果绝了收,叫她们娘儿俩今后如何度日呢?自己的庄稼受了损害,虽也肉痛,(肉痛:绍兴俗话,即心痛之意)但日子毕竟是自家好过得多。这么想着,他心里反而高兴起来了。
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感谢每一位辛勤著写的作者,感谢每一位的分享。

文章来源:中华倪氏网


本文暂时没有评论,来添加一个吧(●'◡'●)

欢迎 发表评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