汇集新闻、话题、名人、源流、文化、企业、族谱、寻根等资讯
弘扬倪氏文化,传承倪氏文明,组织宗亲联谊,促进宗亲和谐,打造综合性、公益性和服务性的倪氏文化交流平台。
导航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倪氏文化 > 河北乐亭独幽城倪家的故事

河北乐亭独幽城倪家的故事

作者:admin 日期:2021-11-15 分类:倪氏文化

明朝永乐九年(1411),乐亭由江南来了一位县丞(县丞是县令的佐官),此人姓倪名吉字民新,时年50多岁。他在江南有孩子老婆,到乐亭后又娶了个媳妇,在独幽城置了一份家业,安了一个新家。 

     这倪吉虽是一名小小县丞,在乐亭却发了财的,民间曾传述这样一个故事。有一个财主,一生就一个宝贝女儿,嫁给了一户人家。嫁了不足二年,女婿便病死了。这财主见女儿成了寡妇,若守寡一生,自己便没了帮衬和依靠,于是想让女儿脱离与这家的婚姻关系,再嫁他人。这财主找亲家商议此事,亲家不允。后来这财主就找倪吉。倪吉说:“衙门口,朝南开,有理没钱别进来。你办这事是没理的,就更难办了。”财主说:“我家有良田百亩,若此事你帮我办成,我分你一半。’于是倪吉便给财主写了一纸诉状,财主将诉状递上大堂,县令看完诉状,立马判了“速速离婚”。倪吉的诉状是这样写的:“十七嫁,十八孀,公爹壮,婆母盲,间半房,一铺炕,请县令细思量。” 

      这倪吉死在了乐亭任上。他死后,江南的儿子把他的尸体运回江南,乐亭的两个儿子也为他立了一个坟,属衣冠冢。 

到了清朝,乐亭独幽城倪家,已是名震邑内的私塾世家。那个时代启蒙的初级学堂全是私塾。学童在私塾里学到一定程度,才能投考县学,被县学录取的学童俗称秀才。考入县学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,每个县学名额有限,因之,私塾的办学水平极为重要,水平低下的私塾,几年中也难有一人考入县学。而独幽城倪家私塾,每年都有人考入县学。 

     倪吉在乐亭留下的这份家业,几代人也没花尽。直到第九代倪法正,家境才开始败落。倪法正是个秀才,靠教书维持生计,他的儿子倪文表也考上了秀才,一生也靠教书维持生计,这父子俩人都学识平平。倪文表的儿子倪琳圃则自尊而学习刻苦,他虽然也靠教书授徒维持生计,对孔孟之学则有一定的研究。他是一位严师,对不守学馆纪律的学生,用戒尺把手掌打得又红又肿仍不罢休,他的学生对他都敬而畏之。此人是边教书边读书,在雍正元年,他已近六十岁,参加了拔贡考试,中了贡生。当年被朝廷任命为曲阳县教谕。上任不久,病死在任上。 

     倪琳圃的儿子倪方升。这倪方升比他父亲天资聪敏,读书有过目不忘之才,写文章挥笔而就。他十几岁参加县里的童子试(秀才考试),名列榜首。他在县学里是个佼佼者,在各类考试中都名列第一名。当时,永平府各县的秀才,都知道乐亭有个倪方升,是个了不起的天才人物。可叹的是此人一生也没能考中举人,无可奈何的教了一辈子书。因其心理上不平衡,不能把全部心思用于授徒,只是以教书糊弄口饭吃而已。 

     倪方升的儿子倪又彭。此人也很聪敏,因受其父的影响,把科举考试看得很淡。读书不求背诵,而是穷求其理。他什么书都读,有“读书破万卷”之称。他不但研究历代文章,对天文、乐律、算法、音韵之类都有研究,可谓一个博学家。他是一位学者型的人物,边教书边著书。他著的书有《孝经集注刊误解说》、《河洛五行图说》、《洪范图说》、《诗说存疑》、《韵吕大略》、《算法指掌》等数十部。他诗写得很好,著有《古近体诗》一卷。此人好恬静,淡泊声誉,生性严肃,不拘言笑,处世态度一生是谦逊礼让,在乾隆19年乐亭修县志时,李兰的儿子李维垣极力推荐他参与修志,他一直推脱不就。他是一位非常称职的教师。可叹寿命不长,只活了50多岁。 

     倪又彭的儿子叫倪简庵。倪简庵幼年丧母,20岁上,父亲又去世了,侍奉继母,抚养幼弟的家庭重担全落到他一人肩上。此人也非常聪明,学习也很用功,也热衷于功名考试,却一生也没能中举。此人德行较好,家境虽不太富裕,但对贫苦亲邻却乐善好施,他常说:“待有余而后济人,终生无济人之日矣。”也常为一些受冤屈的人代写诉状,且分文不取。他教了一辈子书,培养了许多有出息的学生。 

  在清道光年以前,倪家几代人执教于乐亭,为社会培养出了大量的有用人才,受到了社会各界的敬重。特别是乐亭的读书人,一提起倪家,人人景仰。倪简庵的后人倪启藩,他和“京东第一才子”史梦兰是同代人,此人也非常聪明,琴棋书画无所不通,尤精于绘画,他画的山水画浑然天成。当时的礼部主持周连仲出于对倪家的敬重,对倪启藩像亲兄弟一样,每当秋闱前夕,周连仲都将他约到自己的住处,盛情款待,并帮他复习功课,写诗给他鼓劲儿:“倪子吾中表,为文笔有棱。穷荒驰野马,大漠下秋鹰。”周连仲还留下了一首《喜倪启藩至》的诗:“迎门何所有,败叶覆瓜黄。遍地皆秋色,归鸦叫夕阳。忽闻来远客,倒屣急登堂。相见别无话,殷勤问故乡。”从诗中不难看出,对倪启藩的造访,周连仲的内心是何等的喜悦。当倪启藩住了一段时日回乡时,周连仲恋恋不舍:“君又回乡去,嗟余愧不如。强含两眼泪,写就数行书。粗饯亲行酒,临歧看上车。到家闲有日,万望过吾庐。”从诗中不难看出,两家情谊之深。周连仲对史梦兰的招待也不错,但同倪启藩比起来则差得太远了。倪启藩当时是贡生,史梦兰已是举人,史的级别比倪高一等,但史却称周连仲为“叔”。从这里也可以证明,在周连仲的心目中,对倪家是相当敬重的。 

     倪启藩和父辈们一样,一生没有中举,也走上了教书之路。他边教书边作画,他的山水画在当时是出类拔萃的,名震永平境地。 

     倪家人多很聪明,学习也极用功,但几代人也没中举。但他们的执教却培养出了不少举人和进士,正因如此,倪家在县志上留下了一页。 
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感谢每一位辛勤著写的作者,感谢每一位的分享。

猜你还喜欢

本文暂时没有评论,来添加一个吧(●'◡'●)

欢迎 发表评论: